1930s UNIDENTIFIED FAMILY...

当代媒体格局不断被新技术和创新颠覆。互联网、智能手机、社交媒体,现在又有人工智能,它们不断重塑着现代生活。然而,在许多方面,今天的媒体格局仍然由一百年前的创新和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合作关系所塑造,当时美国人也在努力应对同样激动人心的新技术:电影和广播。

一百年前,《科学美国人》杂志的编辑Waldemar Kaempffert,调查了新兴通信技术正在如何改变美国。Kaempffert 不仅预见了未来的技术创新,比如便携式收音机和远距离信号传输,他还预测媒体格局的新变化将持久重塑这个国家。他坚持认为,电影、录音、全国发行的新闻娱乐周刊,尤其是广播这项技术,将产生统一的国民文化,革命性地改变政治实践,重塑政府与大众媒体之间的关系。

虽然Kaempffert的一些预测没有实现——他观察到的统一效应在近几十年已经解体为愤怒的、碎片化的喧嚣——但他准确地把1920年代看作是一个新的媒体秩序的萌芽期,一个娱乐行业与国家政府联盟的时代,以及一种新的政治竞争方式,这将塑造美国公共生活数代人。

首先,Kaempffert观察到了一个真正统一的全国受众的形成。广播几乎同时向人们传递相同的信息和娱乐,使“地理上分散的大量人群进行统一思考”。与此同时,全国经济的融合也在发展。广告、电影和歌曲也塑造了一个更统一、更可识别的国民风格。美国人不再是从杂货桶或面粉桶里买无品牌商品,也不再只在附近的百货店看到当地发布的销售通知,而是在全国范围内购买品牌商品,甚至在偏远的小城镇也能看到相同的全国性广告活动。唱片使流行歌曲广泛传播,所以美国各地的人们哼唱着同样的Tin Pan Alley调子。

另一项令人震惊的新兴媒体——电影的近期增长,加强了广播的国家化、同化潜力。毕竟,在相对简短的时间内,“托拉斯”(我们现在称之为“好莱坞”)就形成了。到1920年代初,媒体早期存在的许多本地、宗教和教育电影文化已经消失;电影成为娱乐产业,由少数大公司经营获利,在政府与企业合作下进行轻度监管。在整个美国,同一部电影令美国人着迷,他们崇拜同一批明星。

甚至平面媒体也推进了这一国家化趋势。1923年,Henry Luce和Briton Hadden创办了《时代》杂志。它以简洁生动的文笔总结世界各地的报纸报道,承诺“让人们保持消息灵通”,为这个国家日益增长的繁忙白领阶层提供便捷的信息。他们还创造了一种生动紧凑的国家杂志写作风格,被称为“时代式”。

两年后,Harold Ross推出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周刊。他承诺,《纽约客》不会“为迪比克的老太太编辑”;它会很“精致”,面向“大都市读者”出版。尽管标题为《纽约客》,但这本杂志旨在也很快实现了全国发行。这本杂志既服务于也反映了一个世界主义的、中产阶级心态——吸引了整个大陆的美国人(包括一些爱阿瓦州的女士),他们旅行、购买进口商品,并寻求如何思考当今重大问题的建议。

1924年,另一家全国性周刊的编辑在调查新兴媒体兴起时断言,它们“将在全国各地区,特别是在偏远定居点和农村,创造国家团结意识”。他满怀期待地预测,“‘后方’”将不复存在。

媒体格局的这些变化对美国政治意味着什么?Kaempffert预见广播将整个大陆“变成一个巨大的礼堂”。他设想美国总统将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物——不仅仅是一个带有熟悉名字的政治抽象概念,并拥有一座通称‘白宫’的官邸”。进入美国家庭不仅会与公民产生亲密感。它还会要求候选人开发类似广播和电影中的“银幕人格”和“声音人格”。

1924年总统大选凸显了这些变化。为与丑闻缠身的共和党保持距离,现任总统卡尔文·柯立芝强调了他的个人成就和品格。为此,柯立芝竞选团队构建了一个现代的总统媒体运作,汲取了公关、广告和娱乐领域专家的技能。柯立芝利用电影和新兴媒体广播与选民直接沟通。他的团队还仔细安排杂志报道(包括关于第一夫人格雷斯·柯立芝的女性杂志专题)。

在后来总统政治的一个例行项目中,总统和第一夫人欢迎30位著名艺人共享香肠薄饼的早餐。头lining的歌手兼电影明星艾尔·乔逊支持总统,并演唱了原创歌曲《保持冷静,保持柯立芝》。结果是?柯立芝像国家最受尊敬的表演者一样塑造了自己,成为一个名人。

这种政治创新反映了媒体与政治领域主要行为者之间日益发展的关系,这种关系也定义了他们合作和运作的条件。商业娱乐、产业整合和政府监管的独特组合反映了商界和政府关键行为者的议程。特别是,它依赖于RCA和米高梅电影公司等大公司的联盟,这些公司寻求标准化和整合自己的行业,并避免审查、劳资纠纷和公众监督;以及从1921年到1929年担任商务部长(之后担任总统)的赫伯特·胡佛,他推行了一种更广泛的政商合作战略,赋予了专业专家网络(如广播工程师)权力,并经常让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7,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