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社工于 2017 年 5 月 24 日在首尔南部朱砂廊社区教堂照顾一​​名婴儿。

(SeaPRwire) –   韩国作为全球生育率持续走低的典型案例,在过去的 18 年中花费了约 2,800 亿美元来应对其生育率下降的问题,目前该国女性一生中生育率仅为 0.72。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主要归结于韩国年轻民众对高昂生活成本和职业瓶颈的挫败感。不过,虽然发放现金补贴一直是政府的常用手段,但专家表示,仅仅向该问题砸钱并不一定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自 2022 年 4 月以来,韩国政府已向生下第一个孩子的父母发放了 500 万韩元(约合 1,500 美元)的补贴,每增加一个孩子再补贴 300 万韩元。为了进一步补贴生育和抚养子女的成本,政府一直在增加家庭现金援助的预算。父母在新生儿的第一年内收到的每月津贴也于 2024 年从 2023 年的 70 万韩元增加到 100 万韩元(约合 740 美元)。自 2018 年以来,父母在孩子的前几年每月都会收到 10 万韩元(74 美元)的补贴。对于 2024 年出生的孩子,父母预计会在八年内从政府收到至少 2,960 万韩元或约 22,000 美元的补贴。

随着政府提供的现金激励措施,一些私营企业也加入了提高生育率的行列,这些企业会为怀孕生育的员工提供额外激励,他们自己也会因此类计划获得激励措施。

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副教授李祖黄告诉时代:“使用现金激励措施太简单了,可以直接使用该政策工具。” “我认为对任何政府来说,这是解决低生育率问题更简单的方法。”

然而,李祖黄和其他分析师告诉时代,虽然补贴可以提供帮助,但更好的方法是关注旨在解决并改善更广泛的生活质量问题的政策和计划。此类措施将带来自身的好处,还可以间接地帮助营造一种年轻人感觉能更好地生育和抚养子女的环境。

李祖黄表示,政策制定者应考虑将资金重新分配到惠及更多人群的社会服务改善中,而不是将其作为个人补贴发放出去。她告诉时代:“实际上,如果我们可以投资公共教育或公共托儿所,并提高全国的质量和可及性,而不是发放少量现金补贴,这可能更有效。”

当然,首尔正在尝试解决生活质量问题方面采取一些措施。上周,政府批准了一项计划,允许有两个或两个以下年幼子女的家庭享受特殊的房屋认购制度,根据该制度,政府将通过抽签分配预售公寓——考虑到住房价格大幅上涨,这是在韩国购买房屋的最经济的方式。今年早些时候,总统尹锡悦宣布将全国范围扩大接受政府资助的托儿所。

同样在上周,尹锡悦主持了一条高速铁路的开通仪式,该铁路将缩短首尔及其郊区之间的通勤时间,比原来的通勤时间减少了四分之一以上。国土交通部长朴相茂表示,这条新铁路被视为可能提高生育率的另一项工具:“例如,如果回家的路程有 2 小时的通勤时间,那还有人有时间生孩子吗?我们的目标是让人们在工作后有更多休闲时间。”

李祖黄表示,尹锡悦政府推出非现金措施来解决家庭的生活成本和生活质量问题,表明它正在认真对待生育率下降的问题。但任何政府优先考虑长期解决方案(对劳动力市场和教育系统进行更根本性的变革)的程度是有限的,因为在他们下台之前不太可能看到这些变革的结果。

然而,香港科技大学人口学家兼社会科学与公共政策教授斯图尔特·吉特尔·巴斯滕表示,与此同时,政策制定者需要注意引入非现金解决方案可能会产生新的问题。例如,他说,如果新的高速铁路使通勤变得更便利,那么在工作时间本来就已经很长的文化背景下,公司可能会期望员工做更多工作。

任何这些计划能够实际实现的目标也可能有限。人口学家此前警告称,一旦生育率下降到很低的水平,即使采取措施,也很难提升生育率,因为自强经济和社会机制会产生自我强化的影响。在韩国,当局乐观地预测生育率将持续下降,至少在未来两年内会持续下降,该预测认为生育率可能会在未来十年内出现小幅上升趋势。据路透社 12 月报道,统计厅人口趋势部门主管林荣日将韩国生育率多年的持续下降归因于 COVID-19 大流行期间结婚人数的急剧下降,他认为这只是暂时的。在整个亚洲,生育率都已下降。

这并不是说对家庭支持计划的持续投资毫无用处。吉特尔·巴斯滕告诉时代:“通过改善托儿服务、幼儿园、产假、陪产假等方面,人们的生活得到了改善。” “这可能不一定增加了生育率。也许过段时间可以提高生育率。但这并不是引入这类政策的[唯一]原因。”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

Last modified: April 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