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dreds of protestors gather outside Google's offices in San Francisco for Palestine

(SeaPRwire) –   在曼哈顿中城3月4日,Google以色列总监巴拉克·雷格夫在一场推广以色列科技产业的会议上演讲时,有一位听众站起来抗议。“我是Google Cloud软件工程师,我拒绝为种族灭绝、种族隔离或监视提供技术支持。”抗议者穿着印有白色Google标志的橘色T恤喊道。“不为种族隔离提供技术!”

这名23岁的Google工程师艾迪·哈特菲尔德很快被会场的观众喝倒彩并被带离现场,会议视频显示。停顿后,雷格夫回应了这次抗议行动。他告诉现场观众说:“在代表民主价值观的公司工作的一个特权就是给予不同观点的空间。”

三天后,Google解雇了哈特菲尔德。

哈特菲尔德是Google内部不断壮大的一个运动的一员,这个运动呼吁公司放弃与以色列签订的价值12亿美元的“宁波计划”合同。这个名为“不为种族隔离提供技术”的抗议小组现有大约40名Google员工参与组织,根据成员透露,还有数百名员工同情他们的目标。《时代》杂志采访了5名现任和5名前Google员工,他们中的许多人描述说,在Google可能帮助以色列在加沙进行战争的可能性下,员工内部的愤怒感正在增长。其中两名前Google员工表示,他们最近一个月内因抗议宁波计划而辞职。这些辞职和哈特菲尔德的身份之前没有被报道。

“不为种族隔离提供技术”的抗议行动,与公众不知道的宁波计划细节一样重要。根据以色列财政部2021年的报道,该合同是让Google和亚马逊向以色列政府和军队提供AI和云计算服务。据报道,宁波计划将在以色列境内建立Google Cloud的安全实例,这将允许以色列政府使用Google的技术进行大规模数据分析、AI训练、数据库托管等强大计算,而没有公司的太多监督。2022年《揭幕者》报道说,通过其云服务,Google向以色列提供的服务包括AI启用的面部检测、自动图像分类和对象跟踪等能力。

关于该合同的其他细节都很少或没有,工程师们表示不满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Google在项目细节和公司与以色列关系真实性方面缺乏透明度。无论是Google、亚马逊还是以色列,都没有描述在该合同下向以色列提供的具体能力。Google发言人在声明中表示:“我们一直明确表示,宁波合同是为以色列财政、卫生、交通和教育等部门运行在我们商业平台上的工作负载提供服务。我们的工作不针对武器或情报服务等敏感或机密军事工作负载。”发言人补充说,Google Cloud所有客户都必须遵守公司的服务条款和可接受使用政策。该政策禁止使用Google服务违反他人法律权利或参与“可能导致死亡、严重伤害或伤亡的暴力”。亚马逊发言人表示,公司“致力于让我们领先的云技术的好处可供所有客户使用,无论他们位于何处”,并补充说公司支持受战争影响的员工,与人道主义机构合作。以色列政府当时没有立即回应请求评论。

没有证据表明Google或亚马逊的技术直接导致平民死亡。Google工程师表示,他们的抗议基于以下三个主要来源的担忤:2021年以色列财政部明确表示宁波计划将被国防部利用;Google云服务可能提供给以色列政府的服务性质;以及Google似乎无法监测以色列可能如何利用其技术。工程师担心Google强大的AI和云计算工具可能被用于监视、军事目标锁定或其他武器化形式。根据合同条款,Google和亚马逊似乎不能禁止以色列政府的某些部门,包括以色列军队,使用其服务,也不能由于公众压力取消合同。

最近以色列媒体报道说,空袭得到AI目标系统支持;但不知道哪家云服务提供商(如果有的话)可能提供这种系统运行所需的计算基础设施。Google工程师指出,出于安全原因,技术公司通常对其政府客户主权云服务器内发生的情况了解很有限,如果有的话。DeepMind AI实验室的杰奇·凯说:“我们对云客户正在做什么了解不多,这是可以理解的隐私原因。但我们如何确保客户没有滥用这种技术进行军事目的?”

随着以色列在加沙轰炸行动中AI角色的新细节不断浮现;外国援助工作者最近被以色列军队杀害;甚至拜登总统现在敦促以色列立即停火,“不为种族隔离提供技术”成员表示,他们的运动力量在增长。2018年,Google工程师成功施压公司放弃与美国国防部的另一份合同。现在,在国际舆论对以色列在加沙战争造成的平民伤亡日益不满的更广泛氛围下,许多工程师认为Google解雇哈特菲尔德是试图压制公司业务面临的不断壮大的威胁。哈特菲尔德告诉《时代》杂志:“我认为Google之所以解雇我,是因为他们看到Google内部这个运动获得的动力有多大。”他补充说:“我认为他们通过解雇我想造成一种阻吓效应,想以我为例。”


哈特菲尔德表示,他的抗议行动是内部努力的结果,在此期间他曾质疑Google领导人关于宁波计划的问题,但感觉没有结果。他告诉《时代》杂志:“我的经理告诉我,这些顾虑不能影响我的工作。”这很讽刺,因为我认为这是我的工作的一部分。我试图确保用户使用我的工作时是安全的。如果我不认为它是安全的,我如何按要求工作?”

三天后,哈特菲尔德被叫到与经理和人力资源代表会面。他被告知他损害了公司的公众形象,将立即解雇。Google发言人在对《时代》杂志的声明中说:“这名员工在同事演讲时进行干扰 – 干扰公司赞助的正式活动。”无论问题是什么,这种行为都不正确,员工因违反我们的政策而被解雇。”

看到Google解雇哈特菲尔德只是证实了前Google员工维达娜·阿布德·哈勒克应该辞职的决定。3月25日,她向包括CEO桑达尔·皮查伊在内的公司领导人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宣布因抗议宁波计划而辞职。她在《时代》杂志看到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没有人来到Google工作于军事技术。”电子邮件指出,自战争开始以来,以色列袭击加沙已造成超过1.3万名儿童死亡;以色列向试图接近人道主义援助船只的巴勒斯坦人开火;并向撤离难民的车队开火。“这些行为是不道德的,我不想通过我的工作为它们提供支持。”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

Last modified: April 8,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