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Beam, Grand Dragon of the Texas Realm of the Knights of the Ku Klux Klan, inspecting the security force of the Klan

(SeaPRwire) –   过去十多年来,一批批主张暴力和颠覆的狂热分子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获得了几乎完全的自由发声权。有时,他们很容易瞄准社会最脆弱的个人。社交媒体用于组织和动员暴力的做法,或许在2021年1月6日国会暴动中逮捕了数百名参与者并发布相关信息时被最清楚地证明。

许多观察人士一直在痛惜社交媒体在传播极右翼思想和煽动情绪方面的作用,使成百上千的美国人陷入激进化。批评人士呼吁采取更加积极的监管措施。但很少有人意识到,美国暴力极右翼分子利用技术的做法并不新鲜。他们早就明白信息传播的重要性,以及媒体和娱乐在传播自己思想的力量。

事实上,早在20世纪80年代,种族主义和反政府极端分子就热情地欢迎数字技术和个人计算机的出现,视其为一种特别有前途、便宜而有效的方式,可以吸引更广泛的群众。这些早期步骤为日后利用社交媒体平台革新现代恐怖主义奠定了基础。

路易斯·比姆是亚利安国家的“特派大使”和前德克萨斯州三K党龙头,他最先大规模利用技术推进极右翼思想。比姆是一名有勋的美国军人,成长于德克萨斯一个种族隔离的小镇,早在四年级时就开始吹嘘自己是三K党成员,并试图拉拢同学加入。

1982年,比姆因在联邦土地上无许可进行准军事训练而被定罪为轻罪,迫使他辞去三K党龙头职务,前往爱达荷州。

在那里,比姆开始策划重建他被迫离开德克萨斯的白人优越主义运动。他从中 resuscitated 了一个名为“无领导抵抗”的地下战争概念。比姆设想一个强大的组织分发思想和资金给松散连接的细胞,允许白权运动规避法 enforcement 的渗透行动。

1983年在《洲际新闻通讯和生存警报》上,比姆解释说,虽然任何一个细胞都“可能被渗透、暴露和摧毁”,但在他设想的系统中,这“不会影响其他细胞”。唯一的障碍是找到一种方法让分散的细胞进行实时通信。

比姆在1983年亚利安国家大会上揭示了他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新兴的计算机网络技术。无领导抵抗与电脑布告板系统(BBS)的结合,为运动带来前所未有的实时和隐蔽连接优势,有效地隐藏了通信免受联邦当局的窥探和监听。

在当时打字机仍然普遍使用,传真机刚刚进入工作场所,电脑又稀有且昂贵时,这种利用技术的做法是革命性和前卫的。例如,1983年一个Apple IIe入门系统的价格为1260美元,相当于今天的3315美元。而用于通过常规电话线将BBS数据传输的调制解调器也仍然很难获得。

比姆创建的“亚利安国家自由网络”可能标志着恐怖分子利用数字通信进行激进化、招募、募捐以及策划和执行行动的开始。他花了一年时间建设这个系统,即使建成也只能进行文本通信且速度慢。但在1984年春季《洲际新闻通讯和生存警报》中,比姆兴奋地写道,“也许美国的技术才能提供了一种技术,可以让那些爱国者拯救这个国家免受不应得的命运。”

如比姆所说,计算机曾“只属于政府和大公司”。但现在,他的系统允许“任何爱国者”接入白权运动。比姆提供了有用的购买建议和详细的登录指南,以及额外问题的电话号码和邮政信箱。

如后来的一份募捐呼吁所宣称的,运动视计算机技术为“我们亚利安人的技术,就像印刷机、无线电、飞机、汽车等等。”

Supporters of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protest outside the U.S. Capitol on Jan. 6, 2021.

亚利安国家自由网络服务于多个目的。首先,它试图吸引新的年轻计算机黑客群体,扩大白人优越主义群众基础。它还鼓励和促进全国各地具有相同思想的“爱国团体”之间的更多联络。此外,它还是一种创新的募捐机制。最后且最重要的是,它提供一种便宜、快速和容易的方式传播运动的宣传材料,不受政府干预、渗透或监视的限制。

1985年,反诽谤联盟可能发出了首次关于极右翼利用新在线技术的警告,它警告说,这些网络“寻求在年轻人中——他们对其影响最易受影响的群体——传播他们的仇恨宣传”。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利用计算机技术的做法与一些极右翼团体中“有关实施恐怖行为的必要性”的“严重讨论”同时出现。

亚利安国家自由网络成为后来网络如风暴前线和先锋新闻网络的前身。这些平台使即时通信成为可能,并且可以共享大量带有媒体和图形的数字文件。社交媒体进一步提升了极右翼的能力,因为它提供了更大的即时性和亲密性。它也允许个人定制自己的社区——异见意见不是通过有理有据的论据驳斥,而是通过单击“不再关注”或“取消关注”按钮即可驳斥。结果,无论是最暴力的极端分子,还是最无辜的青少年,都可以创建一个数字宇宙,在这个宇宙里,只有自己的世界观是合法的,任何辩论或讨论都会被压制、排除并因此被静音。

这样的回音室证明尤其成功于将比姆的无领导抵抗策略下的独行者激发为暴力——他们的数字追随者从聊天室转向在诸如奥斯陆和基督城这样的地方发动攻击。这项革命性技术的影响也许最好地总结为后者地方的枪手,他在宣言中表示“当然是通过互联网获得这些观点。你不会在任何其他地方找到真相。”

正如比姆或许预料到的那样,社交媒体极大地加强了极右翼的能力,因为它提供了更大的即时性和亲密性。它也允许个人定制自己的社区——异见意见不是通过有理有据的论据驳斥,而是通过单击“不再关注”或“取消关注”按钮即可驳斥。结果,无论是最暴力的极端分子,还是最无辜的青少年,都可以创建一个数字宇宙,在这个宇宙里,只有自己的世界观是合法的,任何辩论或讨论都会被压制、排除并因此被静音。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

Last modified: February 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