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PRwire) –   Ahead of the Curve 开始于看似结束的时刻。这部2020年首映并于本周在上线的纪录片追踪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同性恋和女同性恋杂志Curve以及其创始人Franco Stevens的传奇。

电影开场时,杂志和其创始人都处于一个转折点。Stevens曾将Curve卖给一家澳大利亚出版商,但杂志陷入财务困难。她告诉Jen Rainin——她的妻子兼这部电影的两位导演之一(另一位是Rivkah Beth Medow)说:“杂志可能将结束。它是否应该结束,或者应该转变成其他形式?”

“你是否想参与探讨它可能的新形式?”Rainin问道。

这些问题——Curve可能成为什么,以及Stevens将如何带领它迈向未来?——已经成为她几十年生活的核心。1990年,23岁的Stevens创立了Curve,原名Deneuve,用在赛马场赢得的一笔现金和她自己的照片作为封面发起这本杂志。

Stevens告诉路透社:“我最狂野的梦想是它能持续5年。经过这么长时间,仍有女性告诉我这本杂志拯救了她们的生命,这真的让我感到值得。”

《Curve》的诞生

Curve给同性恋和女同性恋阅读者提供机会,能在光鲜亮丽的杂志封面上看到自己——不仅仅作为性幻想或政治争议的对象,更是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来看待。Stevens和杂志其他工作人员都非常重视在Curve封面明确标注“lesbian”这个词。

“我今天都无法用言语表达,当年我多么被同行同性恋者嘲笑和攻击,只因为我把‘lesbian’一词放在封面上,”Stevens在纪录片中说。她也担心这样明确标注会成为那些想阅读但尚未出柜的人阅读的障碍。但同时,明确标注《Curve》为“同性恋杂志”,将它与其他涵盖生活方式、艺术和政治的杂志放在一起,就是一个明确的声明:我们属于这里。

Stevens本人在上大学时通过人类性别课程首次了解到女性可以是同性恋的可能性。当她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时,她选择告诉丈夫——但丈夫直接将她出柜给整个家人。她求助家人帮助自己独立生活,但母亲告诉她“她自己做出了选择”。Stevens继续上学,同时生活在车里,后来在旧金山同性恋书店A Different Life找到工作。在那里,她找到了帮助实现《Curve》想法的人。

Stevens发出通知,寻找新的同性恋杂志的作者,收到了数百封感兴趣回复。当作家兼同性恋情感小说出版商Barbara Grier通过她的邮件列表发出广告时,Stevens收到的预订量超出了她的邮箱容量。但杂志早期仍面临资金困难。一次,Stevens和当时的女友在旧金山卡斯特区的酒吧外面站岗,以同性恋版本的洗车筹款,每辆摩托车需要20美元。主流公司担心与同性恋杂志挂钩,广告收入严重不足也增加了财政压力。

名人也不敢出现在《Curve》杂志上,当时还叫《Deneuve》。1993年,她在一次政治活动上出柜,成为第一位登上封面的名人。“我很高兴能帮助这本杂志,它也能帮助我,”她在纪录片中说。不久后,杂志获得了首家主流公司Budweiser的广告。更多公司开始试水,为LGBTQ群体营销(当然,只有在方便的时候),这也成为一种合法化的力量。

杂志正处于高潮期。但1996年,《Deneuve》因侵权被法国女演员凯瑟琳·德纳芙起诉。尽管德纳芙出演过一些经典的同性恋题材电影,但Stevens坚称杂志不是以她为名。然而,Stevens被法律费用压垮。“那场官司是我整个人生最压力最大的时期,”她说。

同性恋社区的艺术家、演员、喜剧演员和作家联合举办了“活着并欢呼”募捐活动,这给予Stevens巨大支持。“正是社区的爱心和各界人士的捐款,才让我们能继续前进,”她说。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

Last modified: April 24,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