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气候-诉讼

(斯特拉斯堡,法国)–六名年轻人周三在欧洲人权法院辩称,整个欧洲的政府在保护人们免受气候变化的影响方面做得不够,这是激进分子最新且最大规模的一次向政府提出诉讼,迫使其采取气候行动。

代表32个国家的法律团队–包括27个欧盟成员国、英国、瑞士、挪威、俄罗斯和土耳其–质疑了这起案件的可受理性,以及原告声称自己是气候变化伤害的受害者的说法。

但代表来自葡萄牙的年轻人和儿童的律师表示,他们起诉的国家未能充分解决人为变暖的问题,因此违反了该团体的一些基本权利。

英国律师Sudhanshu Swaroop说,各国政府理解气候变化的威胁及其挑战,并决心通过国际合作来应对它。

他说,原告应该首先通过国内法院,并强调由于他们不是葡萄牙公民,欧洲人权法院不具有管辖权。

比利时法律专家Isabelle Niedlispacher表示赞同:”原告甚至没有尝试援引国内补救措施,更不用说耗尽了国内补救措施。”

Alison Macdonald代表年轻人向法官讲述了应对这场”欧洲乃至全世界”可能面临的最大危机的紧迫性,以及他们应该在帮助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她说:”阻止灾难性的气候破坏不应该由一个国家自行决定是否采取行动。”

虽然在国家和地区层面取得了气候诉讼的成功–年轻的环保主义者最近在蒙大拿州赢得了一起类似的案件–但激进分子的法律团队表示,由于国家管辖权没有足够保护他们的权利,该团体感到有必要将此事提交斯特拉斯堡的法院。

他们认为自己的生命权、隐私和家庭生活权以及免受歧视的权利正在受到侵犯,希望有利的裁决将迫使政府加速其气候行动。

律师Gerry Liston在当天整天听证会开始时对美联社表示:”我们已经向法院提交了证据,证明所有被告国的国家气候政策都与原告一生中3摄氏度的变暖保持一致,或者在某些国家的情况下,比这更糟。没有一个国家提出证据来反驳这一立场。”

科学站在激进分子一边。

世界离限制变暖至1.5°C遥遥无期,科学家说,根据目前的变暖趋势和减排计划,全球平均气温预计将在本世纪末上升2至4摄氏度。

随着世界变暖,气候科学家预测将出现更频繁、更极端的天气事件,从更严重的洪水和降雨到持续的干旱和热浪,以及日益强烈的风暴。

这些激进分子说,气候变化影响着他们的日常生活和学习,并损害他们的身心健康。2017年葡萄牙中部发生一系列致命野火后,他们中的四人开始了司法行动。

15岁的安德烈·奥利维拉说:”一天43摄氏度(109华氏度),第二天就是冰雹,这很危险,因为我们无法预测会发生什么。”他补充说,5月袭击葡萄牙的热浪阻碍了他的学业。

代表葡萄牙的Ricardo Matos质疑原告的”受害者地位”,辩称他们没有建立各国排放与野火给他们国家造成伤害之间的直接联系。Matos坚持认为,由于气候变化影响每个人,任何人都不应被允许获得受害者地位。

这是首次向法院提出气候案件。此后,另外两起气候案件——一起是瑞士老年妇女协会对瑞士的诉讼,另一起是法国议员对法国的诉讼——已提交法院。

瑞士协会的成员在听证会前来到斯特拉斯堡法院外表示支持年轻的葡萄牙人。他们在听证会开始前站在法院外,与其他几十名支持者一起。

该团体共同主席Anne Mahrer说:”我希望他们有一个未来,因为他们非常年轻。如果我们赢了,每个人都会赢。”

裁决预计要几个月后才会作出。法院是否会对所有三起气候案件同时作出裁决仍不清楚。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7, 2023